永生

烽火 02 02 坎肩从背包里摸出一罐粥来递给后座的吴邪,看着他脖颈上的一圈绷带,小心翼翼问:“老板,咱是不是该回北京治治?”吴邪咽下一口粥,直接无视这句话,伸手点了点地图“黎簇和我走这里,你们回北京给大家捎个信儿,坎肩跟着黑瞎子。” 听了这段话,用余光偷瞄老吴的黎某人不淡定了,转头就冲人嚷嚷:“我不干啊!我跟你说我可不干!我才不要和你这疯子去玩儿命呢!刚不都说好了,哪有反悔的道理?”这呲牙咧嘴的模样,像是要随时过去和人干一架似的,可那眼睛又死命往人脖子上瞟,很没有威慑力。吴邪呵呵一声,一副大爷样,“我说好了吗?这你单方面的条约,驳回无效。”言罢便仰头闭目养神,嘴角弯起一点得意的弧度,...
烽火 01 墨脱,吉勒寺。 “上师。”男人已换上一套冲锋衣,背着鼓鼓囊囊的登山包,站在禅房门前。 “贵客,当是辞行之时了。”房内的老者缓缓起身,与他对视。男人点头,垂下眼眸,“待此间事了。吴邪怕又得来叨扰上师一段时日。”,老者摇摇头“为人解难,老朽本分。”言罢,念了一声佛号。吴邪深深作了一揖,背着包,转身走出寺庙。 身后一声叹息,散在了墨脱凛冽的寒风中。 “痴儿矣——” 黎簇听了消息,当下带了坎肩和几个心腹赶来雪山下等着。 见吴邪走了出来,坎肩顿时热泪盈眶,一条硬汉却哭得抽抽噎噎,活像个大姑娘。黎簇眼眶也狠狠红了一圈,恶狠狠地瞪着...
村头吴老板和张大爷 01. 刀光剑影的日子过多了,突然转变为雨村夕阳红三人帮,别说,也挺刺激的。 尤其是你看到院里那斗下的杀神,拎着一把菜刀挥舞着——剁鸡食……吴老板表示一大早看这么刺激的场面对他的眼睛不大友好。胖子揉了揉眼睛,又揉了揉眼睛,发表了他此刻复杂的心情“唷,小哥这一大早,杀气好大。” 张大爷面不改色,剁了鸡食,抱着盆去了鸡圈,一群毛茸茸的鸡仔围上去唧唧啾啾地找食儿,有几只甚至踩上了张大爷的凉拖,吧唧吧唧走来走去,十分嚣张。 ...
【羡澄】理想乡【未写完,放个预告 吧】 前文性空山 忘羡党慎入,过激忘羡党拜拜吧您嘞略略略 如不介意,那我们开始?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 江澄出殡时,细雨濛濛,云梦境内无论老少,身穿白衣,低声啜泣,一片哀声。直到这一刻,年青一辈的人们仿佛才想起来那冷面宗主,其实也是很温柔的一个人。当年卖枇杷的姑娘,如今也年过半百,颤抖着抹眼泪,也许是想起了那个明亮骄傲的少年罢。 ...
霍金先生,走好。 情况是这样的,我们有一颗星星,现在他回到了宇宙。
【羡澄】性空山 冰秋有个太太写过这梗,很喜欢w,讲的是师徒,朦朦胧胧却又写意,但今天想找时已经找不到了……有侵权告诉我一声,我会删滴w这是羡澄。 云梦有酒,性烈,初饮味苦,再饮微辣,三杯回甘。此酒浮生,不必姑苏天子笑天下扬名,却也是酒中一绝。 十七岁时,江澄当了云梦的家主,彼时云梦重建,百废待兴,家主自然异常操劳。幸好,江厌离和魏无羡都还在,不至于举目无亲。 大大小小的事务,江澄要亲力亲为,伏在书案上常常一坐到天明。有时,魏无羡会陪他一同,但更多的时候,是他一人,在漫漫长夜埋头苦干。 江厌离时常会煮些小吃端来,莲藕排骨汤自必不可少。魏无羡喝了自己的一碗不够还去抢江澄的,最后抹了抹嘴角的油星子,扑上去和...
深埋 01.吾友 世界暗下来之后,就再没有什么了。 青年早已没有生息,冰冷的尸体旁凝出一道人形,双目无神,左袖空荡——这是他死前的模样。 尸旁有一人,着金星雪浪,额间一点红,眉眼处尽是悲戚,眼窝漾出泪,顺着脸颊留下一道白痕。 你在哭什么呢? 是为我流的泪吗? ...
……听说五十粉要点梗来着? 那,点就点吧。写前三个,因为我……之前立了个flag,然后这里又是个喜欢拖更的,八月左右写太古纪年。cp:叶受【不带其他】 瓶邪 晓薛
一篇张皮自戏 发群里的,虽然不知道能不能过,我理解的老张大概就是这样吧。死扛又温柔又强大关键时候该舍弃的舍弃目的性强张起灵自戏: 这里很安静,只有呼啸的风裹挟着雪片打在脸上。 我回头看了看身后——没有人跟上来,看来吴邪真的没有跟着了,我有意不在加深我们之间的羁绊,也希望他不再步我的后尘,于是转身继续往前走。 但有些事总是无法顺着人的想法发展,所谓天定。 我听到吴邪的呼救声,越来越微弱。 他是跟着我上来的,无论如何,原因在我。遂果断返身去寻他。———————— ...
【瓶邪】小小的诗 一月我们擦肩而过 二月相识于陡崖峭壁 三月惊蛰才过,雷声轰鸣不停, 略有不安,你握住了我的手,莫失勿忘。 四月你我又遇,一弯新月照初人。 五月我说宿命加身,不可结缘,匆匆而别,不料你竟追我至此。 六月没什么特别,不过青铜寒夜又一轮。 没什么特别的,就连你的模样也逐渐模糊不清,仿佛被谁盖上了一片毛玻璃,唯余温柔,刻骨铭心。 七月,在门边刻上一笔,计算归去的时日。 然后,八月到了。 你老了许多。 纵使我已记不清你的样貌,但你的眼神,较之我最后一次见到你,仿佛一瞬间,你经历了比我还要冗长的时光。 好久不见。 九月我知晓了一切,却无能为力。 十月我说我要与你一同分担,你默默...
【all叶】麻烦鬼 带伞哥玩。 1【王叶】 时间线是叶修被迫退役不久。 又一次被王杰希抓住给微草的小朋友们当了一次免费陪练,虽然顺手又在乔一帆这个墙角又挖了几铲 ←v← 。 不行,这样下去他迟早要累死! ...
太古纪年(1) 我见过上帝降下洪水,陆地被海洋吞噬,诺亚的方舟卡在山谷。 我见过雅典的大会,瓦片是公民的尺度,正直的赶走,善辩的留下。 我见过诸神的黄昏,天空混沌不堪,大地革命四起,人类信仰自然。 我见过机器崛起,白浪掀起热气,雷电辟开天幕, 一个铁盒,连接世界。 ...
【all叶】我的一个散人朋友(1) 那是第三赛季,我跟着魏老大在赛场后台见到了这个人,他穿着嘉世的队服,倚着墙,叼着一根没有点燃的烟。我听见魏老大喊他:叶秋。我觉得,这个叶秋和我想象中的可能有的偏差。见到他之前我一直以为,叶秋其人除了荣耀好一点之外就是个死宅,胡子拉渣,和魏老大有过之而无不及。我错了。他是个从时光深处走出来的人。这就是我和他的相识,没有pk没有垃圾话。 我们迅速地熟络起来,我缠着他pk,文字泡一个接一个,他也不甘示弱,边嘲讽边操纵着一叶之秋和我打。酣畅淋漓。 直到第八赛季,毫无征兆地,他退役了。没等我去找他,他的电话先来了,在蓝雨和嘉世客场作战前一天晚上。 我很高兴他第一个想起的是我,但是,让我这样一个一场...
清明时节雨纷纷【完整版】 没错,又是我。 一个即将成为坑王的人! 近日,扎纸店铺的生意不一般地好,往日堆积在库中祭祀用的物品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减少,半夜甚至还有店家连夜赶工。为这寒凉潮湿的早春,添了几分热乎乎的烟火气。 清明。 魏婴端端正正地坐在云梦江氏的正厅中,这少见的严肃劲儿,也引得蓝湛...
【晓薛】夜思 一个突然冒出来的梗。看见与洋书,晓君书,与羡书,感觉好好看,于是就自己也写了一篇。 第一次写文言文…… 一只理科生死撑着写完了文言文…… 短小,各位随意看看吧。 咳,首发微博 格式错误,重发 ,夜色清寂,同行的好友已经在隔壁睡下了。他披着外袍,借着这点昏黄的灯光,执笔书信。 “阿洋亲启, 近可安...
有些人,不能见,见一次,负一生。
吴邪
无邪
吾邪
家邪
平平安安,长命百岁。

© 永生 | Powered by LOFTER